独自等待往昔的你

最近超忙,每天晚上都要默写,还要抄十遍,可能没有时间在更文了,一有时间我会尽快更的。

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干,真的,什么都没干,为什么会被屏蔽

花吐症[HE]

  时间回到展耀去接白羽瞳。


   在展耀走后,白羽瞳还在跟冯杰絮叨着“你说说他那样有哪个人会喜欢他”


  冯杰表示无奈,“是是是,没人喜欢,没人喜欢”嘴上草草应着,内心期盼展耀赶紧过来把这人带走。


  “怎么没人喜欢”白羽瞳突然大喊“我喜欢啊,你不准说他没人喜欢。”


  冯杰:???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展耀躺在床上,任由花瓣掉到地上,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白羽瞳的话在他耳边回荡,渐渐地展耀睡着了。吵醒他的是一阵敲门声,展耀艰难的爬起来,收拾好花瓣,去开门。


  “白羽瞳?”


  “展博士”大丁小丁异口同声“白sir非要来找你”


  “白羽瞳”


  大丁小丁把白羽瞳交给展耀“展博士,白sir就交给你了。”


  展耀认命的把白羽瞳拖到沙发上,“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还要你来保护我,那你现在来找我干嘛啊,怎么不去找你的好战友。”说是这么说,展耀还是转身回房拿了个毯子给白羽瞳盖上。


  白羽瞳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展耀早已不在了。白羽瞳把毯子送到展耀房间,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枕头,看到床底下竟然有一个箱子。


  白羽瞳打开盒子,“什么吗?展耀喜欢收集花瓣?我怎么不知道。”白羽瞳一不小心没拿稳,盒子掉到地上,花瓣散落一地,白羽瞳叹了口气,弯腰下去收拾。


  “这是什么?”白羽瞳看着和花瓣一起掉在地上的还有一封信。白羽瞳打开信,手在微微颤抖,眼角有些许泪水。


  小白

      小白,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只是怕你接受不了我的离开,告诉你我去美国学习总比告诉你我死了要好。说过的,我们要一起走下去,而我却先走了,算我不守信好了,但你一定要在SCI继续工作下去,连带我的那一份。


  你一定也很惊讶我竟然会对你存在这种不该有心思,当我最初意识到我喜欢你的时候,我逃到美国,想忘掉你,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反而让我更加思念你。你也不要为我的死感到自责,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当我知道我得花吐症的时候我就已经选择好了,你有你的人生,你有你爱和爱你的人。


  小白,真的好像再叫你一声小白啊。


                                  展耀


   “喂,白……白sir”


  “展耀在吗?”


   “在办公室”


  “好,不要让他出去,我马上就到。”


  白羽瞳赶到SCI,“展耀呢?”


  “展……展博士在办公室”白驰被白羽瞳的声音吓到了。


   白羽瞳来到展耀办公室门前,隐隐听到里面有咳嗽的声音,正想开门,发现门被反锁了,“展耀!开门!”


  里面安静了一会儿,然后门被打开了,白羽瞳看到了展耀苍白的脸。


  “你”白羽瞳想说些什么。


  展耀知道自己咳得越来越严重,不能在白羽瞳面前多待,索性直接出去。


  白羽瞳看到展耀略过他,走出了SCI的门,急忙跟上去,拉着展耀。


  “白羽瞳!你干嘛?”展耀被白羽瞳拉出了警局,塞进了车里。因为刚刚走的有点急,展耀忍不住偏过身背对着白羽瞳咳起来,把花瓣塞到口袋里,心虚的不敢看白羽瞳。


  白羽瞳飞快的到了展耀的公寓,拉着展耀就上楼。


  展耀真的不想和白羽瞳多待,“白羽瞳”


  “展耀,我有话跟你说。”


  “我还有事”展耀转身想走,却被白羽瞳拉住了手腕,“白羽瞳,放开我,你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你知不知道这个案子包sir催的有多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个案子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白羽瞳!”


  “展耀!”


  “咳咳……”展耀用手捂住嘴,悄悄的把花瓣藏起来,“小白,我们时间真的不多了,多一分钟就会有多一个人危险。”


  “时间?”


  “那个,我还是决定去美国学习。”


  “美国学习”


  “咳,那个,我”展耀还没说完,白羽瞳就吻了上来,把展耀的话堵在口中。


  “猫儿,不要离开我,好吗?”


  “小白”展耀感觉全身血液都通畅了,咽部也没有痒感了。


  “我喜欢你”


  “你”


  “为什么不告诉我?”白羽瞳质问到


  “你不是说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还要你保护我,没有人会喜欢。”


  “我喜欢啊”白羽瞳抱着展耀,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猫儿,我喜欢你。”


  第二天,白驰看到展耀就跟旁边的蒋玲说,“今天很冷吗?”


  蒋玲敲着键盘,头也不转的说“还行吧,不是很冷啊”


  “那为什么展博士戴着围巾啊?”


  展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白羽瞳屁颠屁颠的跟进去。

 


                 

   众人都松了口气,看来和好了啊,终于不再受折磨了。


花吐症

  最近看文,老看到花吐症的梗,还都是虐文,虐的我心累,于是…………我也打算写一篇花吐症,可能也是虐,不要打我,双结局。时间点是图西案,与电视剧有点不符。

  文笔渣,不喜误入。


——————————正文————————


   

   早晨的阳光总是那么和煦,透过窗户照在展耀略显苍白的面颊上,让还在睡梦中的人皱了皱眉头,随即突如其来的咳嗽让展耀不得不弓起身子,随着咳嗽吐出来的是一朵粉红的花瓣,展耀看着手里的花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竟然会喜欢白羽瞳喜欢到这种程度,展耀自嘲的笑到,将手里的花瓣放到一个已经有很多花瓣的盒子里。


  展耀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就赶往警局,早饭什么的,没有白羽瞳在身边,展耀也懒得吃。最近展耀和白羽瞳因为冯杰要“分开调查,各自取证”。


  展耀前脚刚进SCI,后脚白羽瞳就带着冯杰进去了。白羽瞳左手叉腰,右手放在冯杰肩上,“以后阿杰就正式加入SCI了,大家欢迎。”


  白sir都发话了,还能不欢迎咋的,大家机械的鼓掌欢迎,毕竟最近太累了。


  展耀脸上的惊讶只维持了一秒,随即取代的是心痛。明明跟他说过小心冯杰,他竟然还把人弄进了SCI,还一口一个阿杰,你跟他认识时间有跟我认识时间长吗?这么想着,展耀有感觉到咽部的痒感,握着手提包的手紧了紧,不能在白羽瞳面前吐出花瓣,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竟对他存在这种思想。


  白羽瞳偏头看向展耀,只看到一个笔直的背影。


  展耀进办公室就把门反锁了,随即靠在门上剧烈咳嗽,不咳还好,这一咳就牵动了胃。展耀的胃本来就不好,之前在美国的时候,因工作好几次都进了医院,胃部的刺痛让展耀不得不靠着门蹲下去,用手按住胃部。


  白羽瞳再见到展耀是被白大姐拉去的一个酒吧。


  “记者展羽瞳?”


  白大姐把弟弟带到后自觉的走开了,人都带到了,还待在这儿干嘛?不用去找公孙的吗?


  展耀瞪向白羽瞳,“你跟踪我?”


  “你的线人不太靠谱啊。”


  “跟你有什么……咳咳……关系”展耀内心非常想打死自己,怎么能没忍住呢,怎么能在最在意的人面前……


  “你感冒了?”白羽瞳有点担心的问。


  “没有”


  “你喝酒了”


  “一点”


  白羽瞳莫名生气“你胃不好自己不知道吗?还能喝酒?!”


  “要你管?我们说好分开调查,各自取证,白sir这是在妨碍我。”


  “分开调查就分开调查。”白羽瞳生气的转身离开。


  其实展耀是故意气白羽瞳走的,因为刚刚喝的酒在胃里翻江倒海,咽部的痒感努力的刷着存在感,展耀怕自己的心思被白羽瞳发现,从而被他讨厌。


  白羽瞳离开后就去找冯杰喝酒,本来只是叙叙旧,喝着喝着就越扯越远。


  展耀躺在床上,面如呆滞的看着天花板,手机突然想起,拉回了展耀的思绪,“喂”


  “喂,是展博士吗?我是冯杰,羽瞳他喝醉了,你能来接他一下吗?”


  展耀套上大衣出门,没过半小时,展耀就来到指定地点,站在门口就听到白羽瞳和冯杰的对话“你说展耀他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还要我来保护他,包sir派他来SCI干嘛?咱俩多好啊……”后面的话展耀没有听,而是拿起手机给大丁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接白羽瞳回家。


  展耀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脑子里都是白羽瞳刚刚的话,多讽刺啊,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


  “小猫咪”


  展耀随声望去,“赵爵?!”


  赵爵走向展耀,“你看起来不是太好啊。”


  “咳……咳咳”


  “花?花吐症?”


  “嗯”


  “是白家的小老虎吧”


  “嗯”


  “多久了”


  “两个星期了。”展耀似乎想到了什么“我的时间不多了,这个案子必须要破,那个冯杰……咳咳,冯杰很危险。”


  “所以呢?”


  “我要你帮我”


时间过得总是那么快,展耀咳的越来越严重,吐出来的花也越来越多。


  终于案子破了,冯杰也死了,展耀的心也放下了。


  白羽瞳在案子结束后就没看到过展耀,也为只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去了学校上课或者是有什么事。毕竟这次的事自己也有错,人还是要哄回来的。白羽瞳去了展耀公寓,公寓比平时要干净,但似乎少了点什么。


  白羽瞳找不到展耀已经好几天了,直到那天收到赵爵的信息,“小老虎,想见小猫咪吗?来我这儿,一个人。”


  白羽瞳看到赵爵信息的第一反应就是猫怎么了?赵爵会伤害他吗?


  白羽瞳开着白色兰博基尼飞快的赶到,“赵爵,你把展耀怎么了?”


  “怎么了?”赵爵的脸色比较深沉,跟平时不太一样,“你想知道吗?”


  “嘘”赵爵将食指放在唇上,做出一个静声的动作。


  “小白”


  “展耀!你去哪儿了,我找你很多天了你知不知道。”


  “小白”


  “展耀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我不该”


  “小白,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去哪儿?”


  “不知道。对不起啊,小白,不能陪你了。”


  “展耀!展耀!”


  白羽瞳惊醒,眼睛带着泪珠,“赵爵,你到底把展耀怎么了,他要是有什么我要你偿命。”


  “他”赵爵顿了顿,“就在里面。”


  白羽瞳推开门“展耀!”


  入眼的是一个白色的房间,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里面躺着他心心念念的展耀。白羽瞳以为展耀睡着了,心放下了点,走到床边,“展耀,醒醒,我们该回家了。”


  “……”


  “展耀,听到没有,回家了,回去给你做海鲜大餐啊,算我赔罪行不行啊?”


  “……”


  “展耀!”


  白羽瞳看展耀还不醒,快步走向赵爵,抓着赵爵的领子,“你把他怎么了?”


  赵爵没有回答他,而是递给他一个盒子。


  白羽瞳打开盒子,那被展耀藏的不见天日的花瓣终于被白羽瞳看到了。白羽瞳觉得眼泪好像不受控制一样流出来,颤抖的声音“花……花吐症?!”


  “是的,花吐症”


  白羽瞳抱着展耀回到公寓,把展耀放到被子里,盖好,再抱着盒子坐在床旁边,“猫儿,展耀,你醒来看看我啊,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从很小开始我就喜欢你”


  “猫儿,你还记的我们上次我发烧你给我煮的粥吗?那是你第一次煮粥。”


  “猫儿,我们结婚好吗?”


  “猫儿,你起来和我吵架啊。”


  白大姐找到白羽瞳的时候,白羽瞳抱着展耀躺在被子里,两个眼睛通红的,声音沙哑,面色苍白。


  “羽瞳啊,那个”


  “姐,小声点,猫儿还在睡呢,不要吵醒他。”


宿舍要熄灯了,先睡觉,明天更HE版的。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不要打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近在医院见习,没有时间更文,等见习完再更。

白羽瞳,我生气了你看不出来么!

之前的点梗,有很多人点虐猫和吃醋,那就把这两个合在一起写吧,文笔渣。拖了这么久,最近实在是太忙了。
冯杰我对不起你,我不是故意把你拉过来的。
严重ooc
 
  ——————————正文——————————

  展耀喜欢白羽瞳,这是全SCI的人都看得出来的,可是唯独白羽瞳自己看不出来。

  展耀躺在自家沙发上,脑海里回想着这几天白羽瞳对他的冷淡。

  SCI里来了个新人,叫冯杰,是白羽瞳的战友,和白羽瞳的关系特别好,好到白羽瞳竟然不相信展耀。

  展耀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心里越想越气,“死老鼠,我跟你青梅竹马,那个冯杰跟你只是战友,战友!你竟然还不相信我,还要跟我分开调查,哼,分开调查就分开调查,谁怕谁啊!”

  展耀在心里骂着白羽瞳,因为白羽瞳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没人做饭,所以展耀也就干脆不吃晚饭了。展耀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自己喜欢的人不相信自己怎么办?还跟别的男人一起怎么办?展耀隐隐感觉自己的胃有点不舒服。

  白羽瞳在外面和冯杰喝酒,跟他诉苦“你说展耀他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包sir让他来干嘛?”

  是是是,你说啥都是,冯杰在心里吐槽,你有事你回去跟你的展耀说啊,你拉着我干嘛?

  展耀草草的冲了个澡,看看了手表上的时间,“好啊,白羽瞳,到现在都不回来,那你就别回来了。”展耀用力的把房门带上,把自己摔倒床上,拿起案子的资料看起来。

  嘴上说让白羽瞳不要回来,实际上,心里还是挺担心的,担心他会不会出什么事,担心他会不会跟冯杰……,打住,担心他们干嘛?他们俩能干什么。

  展耀强行拉回自己的思绪,胃部隐隐的疼痛加剧了,展耀不得不放下手里的资料,用手按住胃部来减轻疼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展耀开始后悔没吃完饭了,这胃疼要怪谁,当然要怪白羽瞳。

  一阵手机铃声让展耀暂停了骂白羽瞳,看到手机上“白羽瞳”三个字,展耀毫不犹豫的接了“白羽瞳!你还好意思打电话!都多晚了你还不回来!”

“……”冯杰一脸懵逼,看了看手机,确认自己没打错,这还是那个展博士吗?“那个……展博士,是我,我是冯杰”

  展耀大脑当机三秒,冯杰?白羽瞳的手机怎么在冯杰手上?不对,白羽瞳这么晚没回来都是跟冯杰在一起!好啊你白羽瞳,胆子肥了。

  “那个,展博士,羽瞳他喝醉了,你能来接他一下吗?”

  “好。”展耀挂了电话,从抽屉里拿了几片胃药,披了件外套出门了。

  按照冯杰给的地址,展耀看到了喝醉了的白羽瞳,当然还有扶着他的冯杰。

  “展博士,羽瞳就交给你了。”冯杰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这算什么事啊,莫名其妙被拉来喝酒,还要被迫听那么多牢骚,而且白羽瞳骂展耀自己还不能跟着骂,委屈,冯杰不开心了,可是没人哄。

  展耀把白羽瞳塞进车里,按了按自己的胃,上了车。

  “阿杰”白羽瞳嘀咕着

  阿什么杰,白羽瞳,你就这么想要冯杰你跟他回家啊。展耀气的胃更疼了,可是旁边的白羽瞳还要闹腾。

  展耀好不容易把白羽瞳搬进公寓,丢在沙发上。于心不忍,进房给他拿了条毯子盖在身上。

  白羽瞳早上是被太阳光照醒的,醒来一阵头疼,看了看四周,确定自己是在展耀的公寓,身上还盖着条毯子。肯定不是阿杰送我回来的,他根本不知道这儿,那就是阿杰打电话给展耀,展耀带我回来的。这猫儿也真狠,都喝醉了也不让我睡床,就这么把我丢在沙发上,还算有良心的给我盖了条毯子。

  白羽瞳有200%的洁癖,怎么能忍受身上的一身酒味,打算去浴室洗澡,回头再把沙发换一个。

  洗完澡的白羽瞳看看时间,那只猫也差不多该起来了,去把早饭做好,然后叫猫起床,然后哄猫,昨晚回那么晚,然后还喝醉了,那猫不得炸毛。

  白羽瞳饭都做完了还没见展耀出来,“展耀?猫儿?”

  “……”
 
  “猫儿,你起了吗?”
 
  “……”

   得不到回应,白羽瞳有点担心,打开门,看到展耀把真个人都裹在被子里,完全没有一点要起来的意思。

  白羽瞳宠溺的笑了。他走近床边,想喊醒展耀,入眼的却是撒在地上的白色胶囊,白羽瞳的心一颤。

  昨天晚上没做晚饭,展耀不会什么都没吃吧!不然怎么会胃疼呢?不管他吃没吃,反正他是确实胃疼过,不然这儿不会有胶囊撒在地上。他不会是胃疼还去接我的吧?都怪冯杰,也不知道拦着我不让我喝酒,他不知道我要回来撸猫吗?

  冯杰:关我什么事? ? ?

  白羽瞳越想越心疼,“猫儿,猫儿”

  “……”

   “不会闷坏了吧!”白羽瞳想扯开被子。

   “死老鼠,你干嘛啊,还让不让我睡觉啊”展耀不满的睁开眼睛,凶狠的盯着白羽瞳。

  “你胃疼了?”

  “嗯,疼了一会儿,后半夜就不疼了,然后我就睡了。”展耀依然没好气的说。

  “……”

  “倒是你啊,但半夜不回家,竟然还有喝酒,还喝醉了,要不是我去接你回来,你可能就要”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羽瞳堵住了唇,展耀也没有挣扎,直到喘不过气,才被放开。

  白羽瞳抱着展耀,声音低沉,“对不起,猫儿,是我不好。”

  “……”展耀大脑当机了。

  “猫儿,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展耀顿了顿,推开白羽瞳,白羽瞳以为展耀要拒绝自己,“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当我没说过,我们”展耀吻上了白羽瞳,这次换白羽瞳当机了。

  吻完后展耀抱着白羽瞳,两人好久都不说话,久到白羽瞳以为展耀睡着了。

  “小白,谢谢你喜欢我”

   要被拒绝了吗?一般电视剧里拒绝对方的开头就是谢谢,可是他刚刚回应我了啊。白羽瞳陷入了沉思。

  “我也喜欢你,很久很久。”

   白羽瞳抱紧了展耀,“猫儿,下次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被拒绝了呢。”

  “不过你昨晚喝醉酒的事我还在生气呢”傲娇的猫推开扒拉在他身上的老鼠,“我饿了,昨晚没吃饭。”

   “早饭做好了,就在外面桌上,你去洗漱,然后来吃。”自己选的猫,哭着也要宠着,毕竟这猫真的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