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等待往昔的你

一叶知秋,你给的思念最美

   连续考了两天试的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脑洞来源于 @念遇 ,时间线有点乱。文笔渣,勿喷。

   一片枫红,一叶木落,飘摇着萧瑟;一滴秋露,一缕秋风,遮掩了心事,安排了一眼的寂寞。

   马振桓回了加拿大,易柏辰绝对不会承认马振桓刚走自己就有点想他了。

  [马马~你到了吗?]易柏辰看着信息发了出去。

过了好久都没有收到回信。易柏辰趴在床上渐渐睡着了。

  [我刚到,你现在应该已经在睡觉吧。]易柏辰早已经睡的天昏地暗了。

  易柏辰迷迷糊糊的醒来,带着些奶音,“马马~我饿了,怎么还不喊我吃早饭啊~”

  “马马?”易柏辰环顾了一下四周,揉了揉脑袋“对哦,马马回加拿大了。好想他哦~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易柏辰拿起手机看到马振桓的回信,[马马~我想你了。]

  因为有时差的关系,马振桓回易柏辰信息比较晚,[我才来几天你就想我了。]

  [因为没有人给我做饭,我饿了。]

  [让果果姐给你点外卖]

   马振桓发了微博,[Clear skies]还配了一张帅气的自拍。

  “好你个马振桓,竟然还在外面玩的这么开心,我却在拍戏还这么累。”

 
   随后易柏辰就发了个微博来间接告诉马振桓自己想他,他却在外面玩[一個人練舞還真的有點小孤單的感覺]再配一个自拍。

   [popo,我要去给我朋友当伴郎欸]

  [哦]

  [你怎么了?]马振桓觉得易柏辰有点冷淡。

  [没有,就是练舞太累了]想了一下又补发了一条[还有就是想你了]易柏辰露出两个酒窝。

  易柏辰看不到马振桓收到消息后的表情,[嗯,我也是。]

  《奈何boss要娶我》终于杀青了,易柏辰也要收拾东西回去了。看着面前已经乱成狗窝的房间,易柏辰心里又想起了马振桓,要是马振桓在的话,一定会帮自己收拾的。易柏辰在床上找了个能坐的地方,打开微博,觉定先发个博在来收拾。

  [每次在收拾行李的時候都會先在那邊想,我記得我剛來的時候不是這樣,怎麼一切都變了?
接著看著那一堆堆的東西.......看著.......看...
玩個手機發微博
然後思考一下為什麼沒有專門幫忙收行李的行業呢]

  在马振桓眼里就是[马振桓,我想你了,快点回来。]

  [popo,你想我就直说嘛,还要发个微博,你看粉丝们都再说你想我了。]

  [谁想你了,我才没有呢。]易式傲娇。

  [好好好,你没有,是我想你了,可以了吧。]马振桓妥协了。

  易柏辰要封闭训练了,这几天一直在练舞,练到怀疑人生,打开微博就看到马振桓发了一堆吃的,“好你个马振桓,吃的这么好,还不胖,你这是在跟我炫耀啥呢?”

  过了一会,超星星饭团提示音想起,易恩打开开了一眼,“果果姐,你干嘛?尽然把我晚饭吃的什么发了出去!而且还跟马振桓的对比!完了完了,马振桓要笑死我了。”

  [popo,你看到果果姐的微博了吗?]马振桓已经快要被笑死了。

  [闭嘴啦,我不就是说了一句你的头发快秃了吗,你们就发博让我出糗。哼~]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那叫营养你懂吗?你吃那么多不胖才怪。]

  [好好好,我胖,我胖。]

  马振桓给易柏辰打了个电话,“popo,过几天我就要回去了。”

  “真的吗?太好了。”易柏辰高兴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嗯”

  “你回来就我人帮我收拾房间了,最近训练,房间已经超级乱了。”

  “别拿训练当借口,你不训练的时候房间也是乱的。”
 
  “反正有你收拾嘛。”

机场

  “马马~”易柏辰看到马振桓快速跑过去抱住他,“我超想你的。”

  “我知道啊,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嘛。”马振桓宠溺的摸了摸易柏辰的头。

  “嗯”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回了家。

  “易柏辰!我就离开两个月,你看看你把这儿都搞成什么样子了,还想是人住的吗?”马振桓刚到家门口,打开门就愣住了。

  “这不是有训练吗?而且你会收拾啊。”易柏辰有些心虚。“哎呀没事,大不了我跟你一起收拾嘛。”

  马振桓表示很无奈,没办法,自己选的人,跪着也要宠完,还能离咋的。



  “马马~我真的好想你。”易柏辰把头往马振桓怀里钻了钻。

  “嗯,我知道,我也想你。”马振桓在易柏辰的额头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最近没有什么梗了,有人想点梗吗?欢迎私信点梗。

猫儿真成猫了

  假如展耀变成了猫,白羽瞳并不知道那个猫就是展耀。[]内为展耀内心独白。

  最近SCI也没有什么案子,所有人也乐的清闲。下班时间一到,白羽瞳就去了超市,毕竟家里有只贪吃的猫要养,拎着一堆展耀爱吃的菜回去了。

  展耀下午在学校有课,所以当白羽瞳打开门的时候,房间里并没有人。时间还早,白羽瞳把菜放进冰箱,就去浴室冲了澡,毕竟他是有200%洁癖的人。

  洗完澡的白羽瞳把自己摔到床上,拿起手机给展耀发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在等展耀回消息的时候,白羽瞳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可是想想又能有什么东西呢?也就懒得去管。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收到回信,就放下了手机,闭上眼睛准备睡会儿。

  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踩在自己身上,模模糊糊伸手一摸,立马掀开被子跳了起来。

  猫?!

  哪儿来的?怎么还在床上?展耀怎么会养猫?他养猫我怎么不知道?我跟他不是天天在一起的吗?

  看着床上不知道哪儿来的猫,白羽瞳开始怀疑认识。

  而那只黑猫则是看着白羽瞳叫了两声“喵~喵”[死耗子,我饿了,快去煮饭。]可惜白羽瞳听不懂。

  白羽瞳把猫抱在手上仔细看了看“还真有点像那只臭猫,一样都是黑色的,连眼神都一样。”

  白羽瞳放下猫,发现自己全白的衣服上全是猫毛,他盯着那只罪魁祸首,想着要干一件很伟大的事。

  展耀被盯的有点发毛,想逃离这个房间。才迈出第一步,就被白羽瞳拦腰抱起,走向了浴室。

  展耀在白羽瞳的手里挣扎,“喵~喵~”

  [放开我,死耗子,快放开我,我不要洗澡,不要]

  无奈,你只是一只猫。

  白羽瞳把猫放到浴缸里,用喷头把它淋湿,原来蓬松的猫毛现在全部被淋湿,挂在猫的身上。

  展耀一直在挣扎,却没有亮出爪子,他怕不小心挠伤白羽瞳。

  终于洗完了,白羽瞳把猫毛吹干,放到沙发上,回房把床单,被单都拿去洗了,才回到沙发上帮猫顺毛。

  “喵~”[我饿了]

  “展耀什么时候才回来?”

  “喵~”[白羽瞳,快去做饭]

  “你到底是哪儿来的?”

  “喵~”[死耗子,猫说的话你听的懂吗?]

  “展耀应该快回来了,也该做饭了。你自己在这儿玩吧,猫儿挺喜欢猫的,他回来看到你会很高兴的。”

  “喵~”

  白羽瞳在厨房忙东忙西的,而展耀就舒服了,伏在沙发上,用爪子打开了电视,摇着尾巴,歉意着呢。

  白羽瞳忙完走到沙发上,抱起猫四脚朝天放在腿上,越看越觉得这猫像展耀,凑近在猫的脸上吧唧了几口。

  猫的耳朵变红了,大脑当机的愣住。[我被他亲了?!对,我被他亲了!]

  “展耀怎么还不回来?手机也不通”白羽瞳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喂,姐?”

  “白羽瞳,小耀今天晚上有事,不回去了,对了,家里有只猫,你不准欺负他。”

  “展耀有什么事?还有,你怎么知道有只猫?”

  “问那么多干嘛?反正你照顾好那只猫就对了。”

  什么?你问白大姐怎么知道的?公孙找到一种可以把人变成猫的药,被展耀不小心吃下去了,才有这么一场闹剧,药效只有12小时,过了时间就是失效了。(不要问我公孙的药哪儿来的。)

  “喵~喵~”[白羽瞳,这是我的床,我睡怎么了?]

  “你赶紧下去!”白羽瞳一手指着猫,一手叉腰。

  “喵~”[我不!]

  “下去!”
 
  “喵~”[绝不!]
 
  白羽瞳觉得自己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竟然在和一只猫说话。

  展耀已经躺在了床上,白羽瞳想要去把它抱下来。就在白羽瞳快碰到它的时候,猫展开口想咬他,却在碰到的那一秒,咬变成了舔。

  白羽瞳看着猫,猫看着白羽瞳,世界安静了几秒。

  “算了算了,反正也帮他洗澡了,也算干净的,明天再把床单洗了。”最后也白羽瞳的妥协而告终。

{第二天}

  “展耀?!”白羽瞳瞪大眼睛,满脸惊讶。

  “他不是没回来吗?而且猫呢?”白羽瞳的大脑在飞速运转。

  那人只有脑袋露在外面,似乎还没睡醒,又往白羽瞳怀里拱了拱。白羽瞳明显感觉到那人炙热的皮肤靠在自己手臂上,是的,他并没有穿衣服。

  又过了一会儿,那人的睫毛颤了颤,然后慢慢的睁开眼,入眼的就是白羽瞳瞪大的眼睛。

  “白羽瞳,一大早上就这种表情是想吓死谁?”

  展耀的吼叫把白羽瞳拉了回来,“猫儿,你不是晚上没回来吗?还有,昨天家里不知哪儿来了只黑猫。”

  “我知道”展耀淡淡的回答。

  “你知道?”

  “嗯,我还知道你强迫他洗澡,猫不喜欢水你不知道吗?”

  “你怎么知道的?”白羽瞳现在特别迷茫。

  “我就是那只猫。”

  “……”白羽瞳彻底死机了,一大早上就受到这么多的刺激。

  展耀看着白羽瞳解释到“我不小心把公孙哪里的药吃了,会变成猫12个小时。”

  “这么神奇?”白羽瞳心里琢磨着改天找公孙再要几个这样的药。

  “白羽瞳,我要起床了”

  “哦”

  “我要起床了”

  “你起啊”

  “我没穿衣服,你先出去。”
 
  “猫儿,你怕什么,睡都睡了,该干的早干了。”

  “……”

  好的吧,白羽瞳不出去展耀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一直和他躺在床上吧,而且,那只死耗子的手还在乱动。

  展耀撑着床坐起来,就在他想下床的那一秒,被白羽瞳又给压了回去。

  “猫儿,你不想再躺会吗?”白羽瞳邪魅的笑着。

  展耀对白羽瞳想干什么是心知肚明,自己又反抗不了,公孙是大姐的人,大姐惹不起,只能把所有的账都算在白羽瞳身上了。

  “以后……我……再也……不乱吃……公孙的东西了”

  公孙:展耀,真不能怪我,又不是我让你吃的,而且白羽瞳又找我要了几个,祝你好运。

 

 
 

 

 
 

 
 

 

下次再也不敢了

   算是个番外吧,突然有的脑洞。

  易柏辰趴在床上看着手机,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

  “你在看什么?”马振桓从易柏辰后面探出半个脑袋。

  在听到马振桓声音的那一秒,易柏辰连忙把手机息屏了,坐了起来,把手机藏到背后,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没什么。”

  “没什么你这么紧张干嘛?还不让我看。”马振桓双手抱胸。

  “真的没什么。”

  “那你让我看”

  易柏辰又把手机往后藏了藏“马马,真的没什么,就是一些粉丝写的东西而已,再说了,你也不会感兴趣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感兴趣?”马振桓摊开手,示意易柏辰交出手机。

  “那你发誓看到不要生气”易柏辰很小声的说。

  马振桓点点头,“我保证不生气,快给我。”

  马振桓接过手机,脸色渐渐变黑,易柏辰心知不妙,想悄咪咪的逃跑。

  “去哪儿啊?”

  “我……我饿了,对,我饿了,出去买点吃的。”易柏辰狡辩到。

  “刚吃完晚饭你就饿了?”马振桓一本正经的看着眼前想逃跑的人,“过来”

  易柏辰乖乖的坐回马振桓身边,“马马,你答应过我你不生气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马振桓的黑脸收回去了,声音也不再那么强势,“好,我不生气。”

  “那你把手机还给我。”

  “…………”

  “喂,马振桓,你干嘛?”

  马振桓把易柏辰压在床上,“我干嘛?当然是按照这里写的干啊。”马振桓附上了易柏辰的唇,知道易柏辰喘不过气才放开。

  “啊……马振桓……你……放开……”

  “放开?”马振桓冷笑到,束缚住了易柏辰的手臂,再次吻了上去。

  拉灯拉灯……

  马振桓揽着易柏辰,“popo,以后不要在背着我看了,我们可以一起看,还可以顺便实施一下。”

  “才不要,被你搞得半死,我再也不看了”

 

 

 

 

千年之约(11)(完结)

     我真的不知道该写什么了,草草的完结了。后面可能会有一个番外吧。

————————正文————————————

   自那次Evan中暑晕倒之后时常会在梦里看到蹇宾和齐之侃的身影。看到齐之侃将自己带回山中,看到齐之侃上战场打仗,看到齐之侃凯旋而归,看到齐之侃死后自己自杀。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对齐之侃的爱。他看完了他们的一生。

  在奈何桥,他喝了孟婆汤,忘却凡事。而齐之侃却为了找他付出了那么多。

  “马马”

  Evan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一把抱住。易恩猝不及防,伏在了Evan的身上。

  “马马~你怎么了?”

  “对不起”Evan带上了哭腔。

  “干嘛说对不起啦,你又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小齐”

  易恩大脑当机了。

  “王……王上?”

   Evan放开了易恩,“小齐,我想起来了,想起来千年前的一切,我也知道你为了找我受了多少苦。对不起。”

  “都过去了,而且我也找到你了啊”易恩眼角带着泪,脸上却挂着笑容。

  “还好,你没有丢,你还在,你现在是易柏辰”Evan再一次把易恩揽入自己的怀抱。

 

  《刺客列传》已经拍完了,之后就是宣传了。

  “马马~要直播了,快点啦”易柏辰冲着正在收拾房间的人喊到。

  “你看你,房间搞这么乱”Evan吐槽着易恩,“Holle,大家好,我是Evan马振桓”

  “我是易恩,易柏辰”

  直播在两个人的互相吐槽中进行的很顺利,对粉丝而言就是吃了一大堆狗粮。没办法,自己磕的CP,跪着也要吃完。

 
 

 

 

白羽瞳竟然生病了

一直都是展耀生病,就像看看如果白老鼠生病了会怎么样。文笔渣,不喜勿喷。

——————————正文———————————  

  展耀窝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书,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小白,我饿了”。原来只是饿了,但是肚子饿了可不是什么小事,毕竟展耀的胃被某人养的太叼了。

  没有人回应。 

“小白?”展耀抬头看了一下坐在电脑前面的人,那人用手撑着头,闭着眼睛,眉头还有点皱。

  展耀把手里的书合上,放到沙发前的桌子上,起身走向白羽瞳,双手撑在桌子上,府下身,歪头看向白羽瞳“小白?白羽瞳!”

  “啊?”白羽瞳被喊醒,身子向后靠,靠到椅子上,抬头看着展耀,“干嘛?”

  “你是不是最近忙案子太累了?”

  “没事,只是有点困”白羽瞳拿起手机看了一下,“都这么晚了,你饿了吧,我们去吃饭吧,我知道这附近刚开了一家店,听说超级好吃,我们去吧。”白羽瞳起身,套上挂在架子上的白色外套。

  “嗯”展耀点点头,跟着白羽瞳出去了。

  吃饭的时候展耀就觉得白羽瞳有点不太对劲,吃的也比较少,“小白,你真的没事吗?不会生病了吧?”

  “怎么可能!”白羽瞳第一时间反驳,“我可是白羽瞳,我的身体可是金刚不坏,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生病,我就是有点困,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等吃完饭已经差不多十点多了,白羽瞳载着展耀到了展耀警局的公寓,展耀掏出钥匙开门,白羽瞳顺理成章的进去躺在了沙发上。

  “小白,你累了就先去洗澡睡觉吧。”

  “嗯”白羽瞳从沙发上挣扎起来,有洁癖的白sir是不可能不洗澡就上床睡觉的。

  展耀洗完出来看着躺在床上没有盖被子的白羽瞳,走过去想帮他盖好,边走边嘀咕“臭老鼠,都不知道盖被子。”

  那人略有点急促的呼吸打在展耀脸上,展耀皱了皱眉,手放到他的额头上“臭老鼠不会真的生病了吧?!”

  “小白?白羽瞳?”

  展耀赶紧去拿了温度计,测了温度,38℃,“臭老鼠,还说自己是金刚不坏,这不还是生病了。”
 
  展耀在床头柜里找到了上次自己发烧时候的药,去厨房倒了热水,“小白,起来把药吃了”。

  白羽瞳的脑袋里晕乎乎的,撑着床,慢慢做起来,展耀把一个枕头垫在他的头后面,把药放到白羽瞳手上,然后递上杯子,看着他把药吃下去。

  发烧的人要怎么照顾?展耀哪里知道,以前都是白羽瞳照顾他的。

  展耀想起来晚上吃饭的时候白羽瞳好像也没吃什么,就想去厨房煮点粥给他吃。

  虽说没煮过粥,但也是见过白羽瞳煮粥的,大概的步骤还是知道的。

  展耀先把米淘干净,然后倒进锅里,然后开始回想白羽瞳之后是怎么做的,“要不要加盐啊?臭老鼠煮的粥都很有味道,一定是放了盐的,那要不要再加点其他的东西啊?算了,都加上吧。”说着就把手边能加的调料都加了。静静地等着开锅。

  展耀去房间里看了看白羽瞳,摸了摸他的头,感觉还是很烫,帮他掩了掩被子,拿上自己的浴袍,去了浴室洗澡。

  洗完澡的展耀头发上还有水珠滴下,一只手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脖子上也有水珠,正顺着脖子往下流到看不见的地方。

  展耀好像忽然想起什么大事,放下了擦头发的手,快步走到厨房,果然,粥已经溢出来了,整个厨房一片狼藉。展耀掀开锅看了一下,“为什么是黑的?不应该是白的吗?”(废话,你把酱油,醋都放进去了,不是黑的才怪呢。)

  看着这样的厨房展耀终于放弃了煮粥这个念想,“还是点外卖吧,厨房就等那只臭老鼠好了让他来收拾,我可是想让他早点好才给他煮粥的。”

  过了一会儿,外卖送到了,展耀扶着白羽瞳做起来。睡了一觉的白羽瞳脑子里也没有之前那么昏昏沉沉了,也清醒了不少,看着展耀端着粥,表情有点惊讶,“我的猫儿会煮粥?怎么可能?”

  “小白,你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猫儿,这粥”

  “我点的外卖,本来想自己做给你吃的,但结果似乎不是太好,明天就麻烦你了。”

  “嗯。啊?麻烦我什么?”

  “小白,你接着睡会儿吧。”展耀把碗放到床头柜上,扶着白羽瞳睡下去。

  “猫儿,你也来睡吧。”白羽瞳拍了拍旁边空着的地方,示意展耀睡过来。

  展耀掀起被子,躺了上去。

  白羽瞳顺势抱紧了展耀,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吻。

  “展耀!这就是你说的麻烦我了?”白羽瞳看着厨房的一片狼藉,再看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某只猫儿,认命的收拾了起来。

  收拾完了厨房,白羽瞳已经一身汗了,洁癖鼠怎么能忍,去浴室洗完澡出来,看着沙发上的人,脑海里冒出了一丝恶趣味。

  白羽瞳走到展耀身旁坐下,“猫儿,你说这一大早的就让一个发烧刚好的人收拾厨房是不是要有点奖励呢?”

  展耀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搞得还要白羽瞳来收拾,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白羽瞳的唇上啄了一下。

  白羽瞳立马一个翻身,把展耀锁在沙发上,“我说猫儿,你这样就算奖励是不是也太少了?”

  “臭老鼠,你想怎样?”展耀意识到事情似乎都点不太对,在白羽瞳的束缚里挣扎。

  “唔……”白羽瞳吻上了展耀的唇。

  “哈……死老鼠,你放开我,……唉,不要脱我衣服,我刚穿好的!”展耀在拼命挣扎,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猫儿,你真好看!”
 

我在写什么?尽然拖了这么多天才写完。自我反省ing。不喜勿喷,,谢谢。


跪求白sir的手机铃声,太魔性了。
(图源微博)

论第十一集展耀生病白sir是如何爬上床的

  展耀坐在副驾驶上,用手捏了捏眉间,看了看窗外,“往警局不是这个方向吧,去哪儿啊这是?”

   旁边的人头也不转一下“送你回家,看你有点不太舒服,回家睡几个小时再说。”

  “我不困”

  “展博士,警局需要你保持清醒的头脑”

  “可是我”

  “可是什么可是”白羽瞳不给展耀说话的机会,直接把人送回了家。

  白羽瞳把展耀扶到床边,拉开被子,让展耀躺上去,再把被子盖好,转身去拿温度计。

  “来量一下温度。”白羽瞳把耳温计放在展耀耳朵里,“都三十九度了还不去医院?你以为你是我啊金钢不坏。”

  “可能最近太累了,吃了药睡一下就好了。”

  展耀不想去医院白羽瞳也没有办法,只好去泡了药来给他喝。喝完后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扶着展耀躺下去,帮他掩了掩被子。

  “行了,你快回去吧。”

  “回去?我才不回去呢,万一晚上烧的更厉害,我才不想给你收尸呢,晚上我睡这儿。”白羽瞳两手叉腰,一副打死不回去的样子。

  “你睡哪儿啊,我可不习惯跟别人睡一块。”展耀病怏怏的说。

  “我又没说要跟你睡一块,我睡地上还不行吗?”说着白羽瞳就拿起展耀身旁的毯子铺在地上,躺了下去。

  白羽瞳在地上盯着天花板,想着之前的案子,被展耀突然丢过来的枕头砸了个正着,立马做起来想吼句什么,但看展耀这个样子,又怎么忍心吼他呢,只能默默地把枕头放到头后睡下。

  大概到了后半夜,白羽瞳被突如其来的重物压醒了,一睁眼,看看床上的人“这家伙,不知道发烧不能踢被子吗?再着凉加重感冒怎么办?”

  白羽瞳俯身把被子盖到展耀身上,展耀均匀的呼吸打在白羽瞳脸上,俊俏的脸庞,因发热而微红的脸庞让白羽瞳舍不得移开目光。但他是谁,白羽瞳,SCI组长,怎么可能趁人之危呢,看了一会儿展耀,白羽瞳抑制住狂跳的心脏,躺回了毯子上,闭上眼睛不去想刚刚的展耀。

  可还没等他睡着,被子就又掉在了他身上,而床上的人正缩成一团,认命的白羽瞳再次帮展耀把被子盖好。

  “好冷,小白,好冷”展耀迷迷糊糊的嘀咕着。

  “还知道冷,让你踢被子”白羽瞳绕道床的另一边,“这可不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

  白羽瞳钻进被子里,搂住展耀,展耀感到了温暖,又往白羽瞳怀里钻了钻。

可发烧的人总是忽冷忽热的,在白羽瞳即将睡着的时候,展耀推开了他,并且把被子踢了,这可苦了白羽瞳。

  白羽瞳帮展耀拉好被子,再次将展耀圈在怀里,可过了一会儿,展耀又在挣扎,白羽瞳只得搂的更紧,不让他动。

  “小白,好热,好热”

  “猫儿,我知道,你发烧,需要出身汗才能好,你忍忍。”白羽瞳吻了吻那人已经湿了的刘海,轻声安慰怀里的人,展耀渐渐安静了下来。白羽瞳也终于进入了梦乡,但还是紧紧抱着他。

  “白羽瞳!你怎么在床上?还搂着我,还这么紧?”展耀盯着还在熟睡的白羽瞳吼道。

  可白羽瞳似乎并没有听到。

  展耀发现眼前的人其实还挺帅的,眉毛挺浓的,鼻子也挺好看的,嘴唇应该还挺软的,想要这里,展耀赶紧闭上了眼,阻止自己在想下去,他开始挣扎,“白羽瞳,放开我。”

  白羽瞳被展耀挣扎醒了,松开了手,“猫儿,你还烧吗?”

  “不烧了”展耀的耳朵上爬上了一丝粉红的云朵,“你怎么在床上,还抱我抱那么紧,想谋杀啊。”

  “你还好意思说,你昨晚又是踢被子又是喊冷的,帮你盖上吧你又把他踢掉,我只好抱着你了,免得你加重感冒。”白羽瞳因为一直抱着展耀,也全身都是汗,洁癖鼠怎么能忍受自己这样,赶紧下床脱了衣服准备去冲澡。

  “最好是这样!死耗子。”展耀盯着白羽瞳的腹肌看了几秒然后撇开了头。如果白羽瞳不是急着去洗澡,肯定能看到那这猫的脸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我在想如果白羽瞳病了会是怎样的?😂😂可能会写出来吧,也许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