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等待往昔的你

最近在医院见习,没有时间更文,等见习完再更。

白羽瞳,我生气了你看不出来么!

之前的点梗,有很多人点虐猫和吃醋,那就把这两个合在一起写吧,文笔渣。拖了这么久,最近实在是太忙了。
冯杰我对不起你,我不是故意把你拉过来的。
严重ooc
 
  ——————————正文——————————

  展耀喜欢白羽瞳,这是全SCI的人都看得出来的,可是唯独白羽瞳自己看不出来。

  展耀躺在自家沙发上,脑海里回想着这几天白羽瞳对他的冷淡。

  SCI里来了个新人,叫冯杰,是白羽瞳的战友,和白羽瞳的关系特别好,好到白羽瞳竟然不相信展耀。

  展耀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心里越想越气,“死老鼠,我跟你青梅竹马,那个冯杰跟你只是战友,战友!你竟然还不相信我,还要跟我分开调查,哼,分开调查就分开调查,谁怕谁啊!”

  展耀在心里骂着白羽瞳,因为白羽瞳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没人做饭,所以展耀也就干脆不吃晚饭了。展耀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自己喜欢的人不相信自己怎么办?还跟别的男人一起怎么办?展耀隐隐感觉自己的胃有点不舒服。

  白羽瞳在外面和冯杰喝酒,跟他诉苦“你说展耀他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包sir让他来干嘛?”

  是是是,你说啥都是,冯杰在心里吐槽,你有事你回去跟你的展耀说啊,你拉着我干嘛?

  展耀草草的冲了个澡,看看了手表上的时间,“好啊,白羽瞳,到现在都不回来,那你就别回来了。”展耀用力的把房门带上,把自己摔倒床上,拿起案子的资料看起来。

  嘴上说让白羽瞳不要回来,实际上,心里还是挺担心的,担心他会不会出什么事,担心他会不会跟冯杰……,打住,担心他们干嘛?他们俩能干什么。

  展耀强行拉回自己的思绪,胃部隐隐的疼痛加剧了,展耀不得不放下手里的资料,用手按住胃部来减轻疼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展耀开始后悔没吃完饭了,这胃疼要怪谁,当然要怪白羽瞳。

  一阵手机铃声让展耀暂停了骂白羽瞳,看到手机上“白羽瞳”三个字,展耀毫不犹豫的接了“白羽瞳!你还好意思打电话!都多晚了你还不回来!”

“……”冯杰一脸懵逼,看了看手机,确认自己没打错,这还是那个展博士吗?“那个……展博士,是我,我是冯杰”

  展耀大脑当机三秒,冯杰?白羽瞳的手机怎么在冯杰手上?不对,白羽瞳这么晚没回来都是跟冯杰在一起!好啊你白羽瞳,胆子肥了。

  “那个,展博士,羽瞳他喝醉了,你能来接他一下吗?”

  “好。”展耀挂了电话,从抽屉里拿了几片胃药,披了件外套出门了。

  按照冯杰给的地址,展耀看到了喝醉了的白羽瞳,当然还有扶着他的冯杰。

  “展博士,羽瞳就交给你了。”冯杰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这算什么事啊,莫名其妙被拉来喝酒,还要被迫听那么多牢骚,而且白羽瞳骂展耀自己还不能跟着骂,委屈,冯杰不开心了,可是没人哄。

  展耀把白羽瞳塞进车里,按了按自己的胃,上了车。

  “阿杰”白羽瞳嘀咕着

  阿什么杰,白羽瞳,你就这么想要冯杰你跟他回家啊。展耀气的胃更疼了,可是旁边的白羽瞳还要闹腾。

  展耀好不容易把白羽瞳搬进公寓,丢在沙发上。于心不忍,进房给他拿了条毯子盖在身上。

  白羽瞳早上是被太阳光照醒的,醒来一阵头疼,看了看四周,确定自己是在展耀的公寓,身上还盖着条毯子。肯定不是阿杰送我回来的,他根本不知道这儿,那就是阿杰打电话给展耀,展耀带我回来的。这猫儿也真狠,都喝醉了也不让我睡床,就这么把我丢在沙发上,还算有良心的给我盖了条毯子。

  白羽瞳有200%的洁癖,怎么能忍受身上的一身酒味,打算去浴室洗澡,回头再把沙发换一个。

  洗完澡的白羽瞳看看时间,那只猫也差不多该起来了,去把早饭做好,然后叫猫起床,然后哄猫,昨晚回那么晚,然后还喝醉了,那猫不得炸毛。

  白羽瞳饭都做完了还没见展耀出来,“展耀?猫儿?”

  “……”
 
  “猫儿,你起了吗?”
 
  “……”

   得不到回应,白羽瞳有点担心,打开门,看到展耀把真个人都裹在被子里,完全没有一点要起来的意思。

  白羽瞳宠溺的笑了。他走近床边,想喊醒展耀,入眼的却是撒在地上的白色胶囊,白羽瞳的心一颤。

  昨天晚上没做晚饭,展耀不会什么都没吃吧!不然怎么会胃疼呢?不管他吃没吃,反正他是确实胃疼过,不然这儿不会有胶囊撒在地上。他不会是胃疼还去接我的吧?都怪冯杰,也不知道拦着我不让我喝酒,他不知道我要回来撸猫吗?

  冯杰:关我什么事? ? ?

  白羽瞳越想越心疼,“猫儿,猫儿”

  “……”

   “不会闷坏了吧!”白羽瞳想扯开被子。

   “死老鼠,你干嘛啊,还让不让我睡觉啊”展耀不满的睁开眼睛,凶狠的盯着白羽瞳。

  “你胃疼了?”

  “嗯,疼了一会儿,后半夜就不疼了,然后我就睡了。”展耀依然没好气的说。

  “……”

  “倒是你啊,但半夜不回家,竟然还有喝酒,还喝醉了,要不是我去接你回来,你可能就要”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羽瞳堵住了唇,展耀也没有挣扎,直到喘不过气,才被放开。

  白羽瞳抱着展耀,声音低沉,“对不起,猫儿,是我不好。”

  “……”展耀大脑当机了。

  “猫儿,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展耀顿了顿,推开白羽瞳,白羽瞳以为展耀要拒绝自己,“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当我没说过,我们”展耀吻上了白羽瞳,这次换白羽瞳当机了。

  吻完后展耀抱着白羽瞳,两人好久都不说话,久到白羽瞳以为展耀睡着了。

  “小白,谢谢你喜欢我”

   要被拒绝了吗?一般电视剧里拒绝对方的开头就是谢谢,可是他刚刚回应我了啊。白羽瞳陷入了沉思。

  “我也喜欢你,很久很久。”

   白羽瞳抱紧了展耀,“猫儿,下次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被拒绝了呢。”

  “不过你昨晚喝醉酒的事我还在生气呢”傲娇的猫推开扒拉在他身上的老鼠,“我饿了,昨晚没吃饭。”

   “早饭做好了,就在外面桌上,你去洗漱,然后来吃。”自己选的猫,哭着也要宠着,毕竟这猫真的很好看。

 

 

 

 

 

上次有小姐姐说要“假如马振桓有双重人格”这篇文的续集可能会拖很久吧,最近没有什么脑洞。有什么梗的可以私聊找我。

无题

三刷魔道有的脑洞,写的会好,小学生文笔,先虐后甜,场景切换比较多。不喜勿喷。

“天子笑,分你一坛”蓝忘机看着魏无羡,还是他们第一次相见是的笑容,还是那个魏无羡。

  第一次见面,蓝忘机没有接过那坛天子笑,还和魏无羡打了起来,这次蓝忘机想去接过天子笑。

  就在蓝忘机伸手去接的时候,魏无羡收回手,冷笑道“怎么,姑苏蓝氏含光君也要喝酒吗?”

  “魏婴”蓝忘机抬头,眼前人却再已不是那个魏无羡,而是表情冰冷,周身黑色怨气缭绕,腰间别着陈情。蓝忘机的心不由得颤动,是啊,那个爱笑的魏无羡已经不在了。

  蓝忘机低着头,回想着以前的魏无羡,眼睛上蒙山了一层水雾。

  “蓝湛,看我,看我”魏无羡在船头跳着像蓝忘机挥手。

  蓝忘机听到魏无羡的声音猛的抬头,“魏婴”。

  魏无羡把船掀翻,船底趴着几只水鬼。

  蓝忘机拔出避尘,却听到了笛声,那几只水鬼退到了魏无羡身后。

  “魏婴,跟我回姑苏。”蓝忘机收起避尘。

  “怎么,含光君还是想把我带回去问罪吗?”

  “不,不是的”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倒在血泊中,被温晁丢到乱葬岗,蓝忘机跟着魏无羡一起下去,“魏婴!魏婴!”

  “魏婴”

  “魏婴”

  “蓝湛,蓝忘机”

  蓝忘机猛的做起,眼角带着些残留的泪水,“魏婴!”

 

  “蓝湛,我在。”
 
 
   蓝忘机身旁的人,还是那个魏无羡,那个他所认识的魏无羡,那个爱笑,爱好天子笑的魏无羡。

  蓝忘机一把抱住魏无羡,“魏婴。”

  “蓝湛,你怎么了?”魏无羡也紧紧抱着蓝忘机。

  “我梦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梦到了你被丢到乱葬岗。”

  “你是不是也年纪大了,老梦以前的事,”魏无羡在蓝忘机唇上啄了一下,笑到“我不会在离开你了”。

  “嗯”

 
 
   “喂,蓝湛”蓝忘机突然压了上来,魏无羡一下就被扑倒,“蓝二哥哥,你就放过我吧”

  “不行!”

  (心疼魏无羡三秒)

 

 

 

假如巍澜和忘羡在一个世界(1)

我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子,所有bug归我。严重ooc

写不下去可能会弃坑,没人看也会弃坑。不喜勿喷。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
时间线是忘羡已经在一起了,巍澜也在一起了。赵云澜有昆仑的记忆。
 
关于忘羡的古装之类的问题请忽略。天子笑还是有的。如果不喜欢就删掉。

  ————————正文——————————

 
  “赵处,市外郊区有人遇害,好像是那边人作案。”汪徵挂掉电话,转身跟躺在沙发上的赵云澜说到。

  “那边的人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出来了,怎么现在又出来了?”赵云澜剥了一根棒棒糖塞到嘴里,“大庆,跟我去看看。”

  “怎么又是我?”大庆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赵云澜旁边抱怨着。

  “怎么着,不想去?不想去扣你小鱼干!”赵云澜拿起手机,拨打着电话。

  “去去去,别老是威胁我。”大庆高傲的摇着尾巴从车窗跳进车里。

  “喂,小巍啊,市外郊区有案子了,听说是那边人做的,我和大庆打算去看看,你下完课就先回家,我可能回去的比较晚。”
 
  “我下课了,你来接我吧,我们一起去。”

  “好”

  赵云澜飞快的开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龙城大学门口,接媳妇怎么能慢呢。

  几十分钟后,赵云澜来到案发现场。看到案发现场,让经历了这么多案子的赵云澜竟然想吐。

  尸体被都分解,有撕咬的痕迹,还有些残肢不完整,满地的血夜,血迹都还没干。

  赵云澜和沈巍大体的看了一下案发现场,“怎么样?是那边人吗?”

  沈巍扶了下眼镜,“不确定。”

  “怎么说?”赵云澜一脸疑惑的看着沈巍,难道不是地星人犯案吗?那为什么案子会被接到特别调查处?

  “现场没有黑能量残余的痕迹,或者是残余的黑能量已经消失了,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一定不是人为。”

  “这当然不是人为,能把尸体搞成这样的会是人为吗?”

  “喵~”大庆从车上跳下来,走到赵云澜脚边,跳上赵云澜肩上,在他耳边小声嘀咕“老赵,旁边的树后面有东西。”

  赵云澜掏出黑能量枪,走到树后面。

  那人散着头发,面无表情,双眼无神,经脉怒张,就这样盯着赵云澜,赵云澜慢慢靠近,那人突然扑向赵云澜,赵云澜措手不及,打出一枪,但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

  沈巍听到枪声,赶紧瞬移到赵云澜旁边,担心的问“云澜,你怎么样?受伤了吗?”

  “没有”赵云澜收起黑能量枪,掏出镇魂鞭,打向他,终于,那人倒在镇魂鞭下。

  “这是什么人?好像黑能量枪对他没用,难道他不是地星人?”赵云澜收起镇魂鞭。

  “这个好像是”沈魏盯着那人若有所思。

  “是什么?”

  “回去再说。”

  [特调处]

  沈巍和赵云澜走进办公室,赵云澜坐在椅子上,靠着后背,嘴里吊着棒棒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那个好像不是人,也不是那边的人”沈巍坐在赵云澜对面的椅子上。

  “那是什么?”

  “好像是凶尸。”

  “凶尸?!”

  “嗯,我曾在地星的书上看到过这种东西,但是内容不是很详细,是本残卷,最后好像说姑苏蓝氏能除凶尸。”

  “姑苏蓝氏?”

  “嗯”

  “看来我们要走一趟了。”赵云澜和沈巍走出办公室。

  “大家听好了,我和沈巍要去一趟姑苏,查一下这凶尸的来路,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赵云澜已经走到门口,突然回头,“大庆”

  大庆躺在沙发上吃着小鱼干,突然被喊到,差点噎着,“干嘛!”

  “你也跟我去。不然扣你小鱼干。”说完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大庆无奈,赶紧变猫跟上。

  [姑苏]

  “这就是姑苏?”赵云澜塞了一根棒棒糖,转头看向沈魏“挺好看的地方,下次我们来这旅游吧。”

  沈巍表示不想理他。

  两人一猫的往山上走着。

 

 

假如五虎将被止戈带回金时空(4)

想起这个已经好久没有更新了,主要就是我没有脑洞了,但我会努力把洞填上的。(尽量)
因为太长时间不更新这个,所以有些情节可能跟前面对不上。

  [终极一班]
 
  校长等人全副武装的来到终极一班。

 
  “这学期有几个转学生要来终极一班上课,进来。”

  众人望向门口。

  “孤单哥,怎么是你啊?”金宝三站起来“你也算是新生吗?”

  辜战瞪了金宝三一眼,“当然不是我,新同学在后面啦。”

  止戈带着人走进教室。

  “阿武同学!”是的,不要怀疑又是金宝三站了起来,“阿武同学,宝宝好想你,你终于回来了。”

  “我可一点都不想你”止戈嫌弃的看着他,在银时空每天都能看到蒋干,回来还要看到金宝三,真是够了。

   “大家好,在下关羽,字云长”

   “张飞,字翼德”

   “黄忠,汉升”

   “欸~关羽,张飞,黄忠,那刘备,赵云,马超呢?”金宝三真的是不怕死啊。

  “要你管啊”止戈发誓,他是真的很想打死金宝三的。

  校长等人带新生进去后赶紧撤了出来,终极一班怎么能多待。

 
   [神秘家]

  马超坐在赵云旁边,“云,你赶紧醒来吧,你不是说过要陪我看灰羊羊与喜太狼的吗?”

  “……”

  “云,我有件事想跟你说”马超拉着赵云的手“云,我喜欢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云,你喜欢我吗?”

  “……”

  赵云依然躺在床上没有回应。

 
  [终极一班]

   关羽:  “大哥,我们放学后去看看云和超吧”

   止戈:   “嗯”

   张飞:  “不知道云醒了没有”

   止戈:  “放心吧,有超和神秘在,云会没事的。”

   众人摇头(银时空摇头表示肯定)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太长时间没写了,完全没有头绪。不喜勿喷。